叶欣空

《譬如朝露》.架空庄邦庄

1.

庄周状似漫不经心的把手中的草药扔入炼炉中,汹涌而来的灼热气息让在一旁沉睡的鲲都忍不住身体一颤醒了过来。
庄周面不改色的继续操纵着练炉,良久,他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狭长的眼角打开了一条缝向门口投去了一眼接着开口到,
“扁鹊医师,你可是个热心肠的人?怎么,在庄周门口站了这么久是想来帮忙吗?”
木门发出吱呀的一声响,被一只青灰的手推开,皱着眉头的扁鹊警惕的站在门口没有丝毫打算上前去的意思,他阴冷而毫无生气的眸子紧盯住庄周,
“那贤者可是个精力充沛的人?近日流连药园与炼炉之间,不知何故?”扁鹊的伸手探入身侧药箱之中,“而且所采药物未免太过有'特色'了些。”
庄周神色带上了些无奈,
“医师多虑了,不过是因为庄周与夫子争辩一种魔道药术时产生了分歧,于是我便打算试试罢了。”
语罢庄周张口微叹了一口气,
“难道在医师眼里我就这么不像个好人吗。”
扁鹊听完庄周的解释楞了楞,随即把手从药箱中拿了出来
“如此那倒是我唐突了,只是我最近刚入此地还有诸多事物不熟悉,望贤者下次再做如此事情时能提前知会我一声,以免产生误会。以及……”
扁鹊看了看练炉,
“我个人有些好奇,这到底是何试验?不知贤者能否介绍下?”
庄周苦笑着摇摇头,
“医师还真是警惕……不过既然问了其实也不是什么不可以说的。”
庄周侧过身子一指炼炉,
“不……医师这是何意?”
“贤者最好别动,否则,要付出的代价可是很昂贵。”
一根泛着绿光的铁针贴上了庄周的脖颈,不知何时靠近的扁鹊语气森冷。

“很可惜,贤者,你没有说实话。然而这个配方鹊某倒是见过的。”

庄周一楞,随即发自真心的苦笑一声,
“如此到还真是我失算了。”
语罢庄周接住倒下的扁鹊,
“但医师也未免太早放松警惕了些。”
扁鹊身后,身着深蓝衣袍的青年放下举在半空的手沉默的看着庄周,似乎想问什么却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该走了。”

评论(1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