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欣空

【脑洞】海妖,船长,非人类

一个关于西汉三傻的脑洞,基本上ooc定了,文笔……我看着好尴尬但我没有办法我的水平不够(掩面而泣)大家看着bug尴尬直接跳过吧因为我也尴尬(忽然自杀),以上,入内三思。

今天过生日给自己立个flag

























“大人,这儿是海妖的领地,我们还是绕开吧,万一遇见了……”,年老的水手向一旁新上船不久的船只继承人告诫到,无奈的看着对方不以为然的面孔叹了口气。
“quyt~ gtehks ssgyjsg— —
在因为乌云高积而如夜漆黑的海面上,不知名语言的歌声似从天堂遗留的圣乐。
“磁拉!!!”
刺耳至极的摩擦声惊醒了迷醉的人群,慢慢清醒过来的水手们惊呼到,
“是海妖!!那个杀了一个国家的怪物!!”
……嘈杂的声音终止于。
——
“知道了是海妖还不tm给老子准备向他那出发?!”
拿着刚刚把船头铁制雕像划出长长裂痕的宽剑,一脚踩在船头看向海平面,斜插在船长帽上的紫色羽毛随着忽然狂躁起来的海风在空中疯狂的舞动,新上任的船长刘邦扭过头露出一个隐隐带着兴奋的笑,
“看来我们的运气不错。”

“全速向左行驶!没打算让你们这帮废物去下海!你们把老子送到了就是!”
……
早在第一个持反对意见的人被抛下海时船上就已经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众人的耳朵早已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准备好的橡皮塞堵上,谁也不知道这个新上任的船长做了什么竟然不知不觉中把船上大多数的人都握在了手中。
老水手也只是跟着众人一同静静干着活用眼角看新上任的船长,他知道他想干什么,可这连他父亲都办不到的事情实在是太疯狂了。
近了,更近了,船上的所有人已经可以看见盘踞在礁石上的金色身影但前路已经布满如刀子般的暗礁。船无法再靠近了。
忽然,一直在船头站着的刘邦飞快的脱下外套和帽子只提着一根长绳便跳落船底。
远处金色的身影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扭动着蛇般的金色长尾滑入水里,船上的水手们紧张的望着这片看似平静的水域,只要一声异响他们就会驾着船跑的无影无踪。
尖叫声响起了,却是异于人类的怪嚎,
“船长已经死了!没听到那个怪物在庆祝吗我们快走吧!”
船上的胆小鬼乔恩已经快哭出来了,但除了几个畏畏缩缩不敢开口的人其他的水手都朝他投去了愤怒的目光。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刘邦的支持者都快动摇的时候忽然船下传来熟悉的声音,
“快点把老子拉上去!这玩意死沉了!”
'碰`的一声。
刘邦随手把白发蛇尾的‘海妖’扔上甲板后便去换衣服了。
一身伤口尾巴上的鳞片更是残缺不全的海妖,透过它金边的单片眼镜羞愤的看着周围或兴奋或惧怕的打量着它的惨状的人类。
还什么都来不及做,它就又被已经换好衣服的刘邦一路拖着尾巴下了楼梯扔到了船舱下早已准备好的水池中。
海妖看着眼前刘邦不怀好意的笑忽然有了不会的预感。
刘邦笑眯眯的开口了,
“海国的张良国师,能给我讲讲你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吗?”
仿佛被揭开了最致命的伤口,海妖的瞳孔猛的缩了起来。

【庄邦】毒玫瑰2

#ooc
#珍爱生命,不要辣自己眼睛
#我对不起想看更新的小可爱,这东西是什么我自己都认不出来ory











“君主,你真想这样做?这件事你其实完全不必理会的。”
张良一边脱下手上的塑胶手套一边语调毫无起伏的接着叙述到,
“而且由你去做也不合适,事倍功倍
半,不值。”
“唉呀子房,你这么说我可真是伤心”刘邦夸张的捂住胸口,摇摇头一脸详装的无可奈何“谁叫这位来头那么大,人又那么可爱,还拖家带口的来投奔。实在是让我我是受宠若惊忍不住想去看看呢。”
张良深深的看了一眼刘邦,
“既然您执意如此我也不好劝阻,不过您这次还是小心别再惹麻烦就好。”
“老子我一向靠谱,子房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看着刘邦终于拍拍屁股从自己的实验台上下来,双手往兜里一揣走出实验室,张良忍不住摘下眼镜叹了口气,
“希望他这回不要再弄出什么乱子。”
——我是回到上一章时间线的分割线——

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把前座的车门一拉,
“小庄庄,醒醒我们到站了!”
庄周艰难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感觉衣服一紧,
“!”
一个踉跄的被拖下车,庄周在心中暗暗安慰自己不要和智障计较,抬眼扫视了周围一圈庄周忽然有了不祥的预感,
“这是哪?”
刘邦语调轻松的回到,
“寇岛黑芝麻糊有限公司。”
从来都搞不懂这个人在想什么的庄周看着刘邦冷冷开口,
“要进去?”
用手势制止了刘邦开口庄周一脸疲倦,
“……反正即使我反对,你也还是要拉我进去的吧。”
“怎么会,我只是很普通的想来和他们打个招呼。”
伸手朝门口的人挥了挥手,刘邦扭头就走,走了两步发现庄周没跟上来,
“贤者?贤者咱走啦。”

“庄贤者,庄贤者你睡着了吗?”
刘邦紧挨着庄周,在他耳边小声的问到。
庄周抬起几乎合拢的眼皮斜视了刘邦一眼,
“来了。”
宛如群鼠疾行般的脚步声响起,身着黑衣的人群在刘邦和庄周所处的巷子两旁聚集,包围。
— —
“轰— —”热闹的街市被突然倒塌的围墙砸出一个豁口,身着华贵的人们喧闹着如潮水一般向两边的出口散去。
刘邦一言不发的带着满身尘土从地上起身,伤口渗透出的鲜血让他有些兴奋但为了计划也只能遗憾的放弃自己回头的想法。
闪身躲入一间两层古式装修的店铺内,黑衣者紧随而至,店内衣冠不整的男女尖叫着躲避。
这场乱战开始僵持是因为庄周忽然的到来,刘邦来不及开口问他为何这个时候还过来便被越来越密集的攻击逼到无法开口。
【还差一点。】微眯起眼双手架住身前袭来的武器,恐怖的破空声却在身后响起!
一人多高的长枪携带着身着彩衣红发如血的红发男子坠落在了庄周与刘邦之间,轻而易举的砸烂了一只准备亲吻刘邦后颈的锋利蝴蝶。
刘邦一甩剑迅速脱离黑衣人的纠缠躲到红发男子身后,语带笑意的向庄周说到,
“你这是干什么呢,贤者?”

这个小号欧到我无话可说,二级出大天狗,开的第二天出鸟

《譬如朝露》.架空庄邦庄

1.

庄周状似漫不经心的把手中的草药扔入炼炉中,汹涌而来的灼热气息让在一旁沉睡的鲲都忍不住身体一颤醒了过来。
庄周面不改色的继续操纵着练炉,良久,他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狭长的眼角打开了一条缝向门口投去了一眼接着开口到,
“扁鹊医师,你可是个热心肠的人?怎么,在庄周门口站了这么久是想来帮忙吗?”
木门发出吱呀的一声响,被一只青灰的手推开,皱着眉头的扁鹊警惕的站在门口没有丝毫打算上前去的意思,他阴冷而毫无生气的眸子紧盯住庄周,
“那贤者可是个精力充沛的人?近日流连药园与炼炉之间,不知何故?”扁鹊的伸手探入身侧药箱之中,“而且所采药物未免太过有'特色'了些。”
庄周神色带上了些无奈,
“医师多虑了,不过是因为庄周与夫子争辩一种魔道药术时产生了分歧,于是我便打算试试罢了。”
语罢庄周张口微叹了一口气,
“难道在医师眼里我就这么不像个好人吗。”
扁鹊听完庄周的解释楞了楞,随即把手从药箱中拿了出来
“如此那倒是我唐突了,只是我最近刚入此地还有诸多事物不熟悉,望贤者下次再做如此事情时能提前知会我一声,以免产生误会。以及……”
扁鹊看了看练炉,
“我个人有些好奇,这到底是何试验?不知贤者能否介绍下?”
庄周苦笑着摇摇头,
“医师还真是警惕……不过既然问了其实也不是什么不可以说的。”
庄周侧过身子一指炼炉,
“不……医师这是何意?”
“贤者最好别动,否则,要付出的代价可是很昂贵。”
一根泛着绿光的铁针贴上了庄周的脖颈,不知何时靠近的扁鹊语气森冷。

“很可惜,贤者,你没有说实话。然而这个配方鹊某倒是见过的。”

庄周一楞,随即发自真心的苦笑一声,
“如此到还真是我失算了。”
语罢庄周接住倒下的扁鹊,
“但医师也未免太早放松警惕了些。”
扁鹊身后,身着深蓝衣袍的青年放下举在半空的手沉默的看着庄周,似乎想问什么却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该走了。”

《毒玫瑰》1.ABO.庄邦.黑帮

ooc
ooc
ooc

架空现代,称呼不是名字是代号,例如庄周的设定是
代号:庄周
本名:庄子休

一个男孩躺在肮脏的窄巷子里,他的眼睛紧闭,神色紧张而疲惫。
一只半透明的蓝色蝴蝶停在他的鼻尖上抖了抖翅膀,一阵磷粉落下,男孩的神色开始放松,他的嘴角不住的上翘仿佛陷入美好的梦境。
在男孩落入美梦的陷阱后,微弱的脚步声在巷子里响了起来,一把带着消音器的手枪抵在男孩的额头上。
招手唤回蝴蝶,庄周绿色的瞳孔里除了一丝不耐烦就再也没有其他任何多余的感情,过了几秒,带着一丝血色蝴蝶慢悠悠的飞回庄周身边。

走出两条街把消音器随手扔到紫发人身旁的垃圾桶里,庄周刚张嘴就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眉间疲惫的带上了些郁色看向笑面虎般的搭档,
“别因为不想干活就突然闯入我的梦境,虽然是你的搭档,但我可不像你一样有代替韩将军处理组织叛徒的义务。”
听着庄周的话,刘邦笑了笑把手里残留的果仁碎拍落到地上,揽过庄周的肩膀语带笑意的说到,
“今个火气怎么那么大,难不发情期提前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庄周虽然无意再与刘邦就这件事说下去,但抱怨一下总还是要的,毕竟要是态度太软还真怕自己这个搭档以后一有什么事就推自己身上,
“我手下的学生刚毕业你就迫不及待的把我给你拉来加班,到还真不怕一个带病之身的家伙死在路上。”
刘邦收起笑容一脸严肃的看了看庄周,然后一边伸手拦下前来接应他们的出租车一边一本正经的回复庄周,
“那可不行,如果庄美人死了岂不是我要少一个这般好的搭档。”
侧身坐上了副驾驶的座位,庄周用秒睡的行为证明了他真的需要休息并且一点也不想再回刘邦的话。

庄周睡着了车内却不会因为只留下来刘邦一个人而安静下去,飞快的,一股藏香的气味随着他主人猛然高涨的八卦欲迅速蔓延开来,
“哎呦喂,高祖大人庄贤者要和您分开干吗?”
开车的司机一脸八卦的问到,一边说眼睛还一边止不住的往两个人身上撇。

对于这个司机的的反应刘邦似是早已习惯,也不接他话茬,
“十三,听说今天早上瀛州那边又来了新人?”
司机露出一个八颗牙的标准笑,
“最近瀛州那边除了那个天天嚷嚷自己第一的宫本是又来了个,我一兄弟赶巧看到了,我一听他描述就知了她一定是那叫什么宫本的女儿。”
“具体是哪个时候来的?”
“今天上午六点半左右,嘿嘿她和他爸爸比起来可是一点也不差呢。姑娘家家的,一身杀气。”被称作十三的男子楞了楞似乎是想了一会才接着说到“顺口一说,高祖,这些家伙来者不善啊。”
刘邦勾起嘴角眼里闪过一丝冷意,
“什么狗屁瀛州,自从项羽走后还真没人敢再在老子的地盘上这么为所欲为了,只要他们敢乱动老子就让他们知道谁才是这的老大。”

未命名 庄周x刘邦abo黑帮梗

架空现代,称呼不是名字是代号,例如庄周的设定是
代号:庄周
本名:庄子休

一把手枪抵在了‘叛徒’的脑袋上,长相甜美的男孩强做镇定的的抬头向上看去,那是一个与'他认识的庄周'完全不同的家伙。
平整的嘴角不再带着温柔的笑意,微垂的眼皮下,绿色的瞳孔里除了一丝无奈与烦恼就再也没有其他任何多余的感情。
“庄……庄贤者,识实务者为俊杰您
……

走出两条街随手把消音器扔到紫发人身旁的垃圾桶里,庄周刚张嘴就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眉间不自觉的带上了些郁色向笑面虎般的搭档抱怨到,
“下次这种事不要再找子休,他身上的牛奶味实在是太腻了……即使子休再怎么迟钝也是个A,你难道就一点也不担心吗。”
刘邦把手里残留的果仁碎拍落到地上后笑着说到,
“担心什么?担心庄贤者兽性大发不顾任务?”

(……_(:з」∠)_总感觉像我这样……死在开头的家伙……没脸见人呢 )

龙与术士 维赛维

ooc
ooc
ooc
ooc
ooc
ooc

“这会是一笔双赢的交易。”
身着金边黑袍的维鲁特手掌按在心口处微微颔首露出得体的微笑。
那高高在上的龙族女王赛伊亚缓缓的抬眸然后据高临下的看着维鲁特,良久才开口到,
“……你会后悔的,术士。”
维鲁特面带微笑抬头望去,
“那,您的意思是?”
赛维亚缓缓合眸,
“真是虚伪的笑容。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不过你也别忘了你与我签下的契约中所保证的直到他成年都要保证他的安全。”
靠赛伊亚最近的一位女龙人抱着一个精致的篮子飞快的走下阶梯,看着维鲁特露出了一个纠结成一团的表情,
“喂!”
红发的龙人忽然出声,
“你要好好对待他!不然看我不替女王削你。”
“亚域。”
女王不悦的声音响起,
“大术士自然会好好对待他的,而且这件事情什么时候要你多嘴了。”
听到赛伊亚的话亚域脸一红不敢再多嘴,把手中的篮子往维鲁特怀里一推便转身屈膝直身一跃,只见她刚一离开地面身后生出了一对覆盖着薄膜的骨翅,几个闪动就落回了她的原位。
在这个过程中维鲁特一直微笑着也不开口,直到赛伊亚与亚域一唱一和的最后警告了他一遍才开口慢吞吞的吐出两个字,
“当然。”
也不知道是回复谁的。

这是一个(百分之一都)未完成的脑洞就连大纲都还没写完,渣渣先放个开头想看看反响_(:з」∠)_,巫师维鲁特从龙之森凭借口才和利益从龙族女王那得到了一枚龙蛋,结果孵出来是条代表不祥和灾难的黑龙且因为之前人类没有培育龙的记载维鲁特养着养着才发现不对劲,以他人族的寿命根本等不到赛科尔成年……而不成年的龙无法化作人形也就是说维鲁特只能找个地方藏着赛科尔免得他被人扒皮拆骨给卖了。
回去再找女王送回去女王微笑着以他们已经'预订'了成年后的契约为由不收,维鲁特又不能担着惹怒龙族的可能把赛科尔扔了只好捏着鼻子继续养。
等赛科尔差不多成年的时候维鲁特突破失败死了。
不过维鲁特死亡的那一瞬间他之前画好的法阵生效,他的灵魂被保留了下来但因为为了自我保护而陷入沉睡飘荡在大陆上直到有合适的新躯体才会醒来。
等维鲁特再次醒来他成了一名幼小的精灵并从周围精灵们口中得知'自己'是被一条黑龙袭击精灵之森的余波波及到而受伤的,黑龙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之前精灵王拒绝了他想从精灵古树上拿一截树枝去玩的要求。
一听到黑龙这两个字维鲁特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果不其然。
——
还不到一米高的幼小精灵速度本来就不够快,更何况维鲁特还不能完全适应在树冠间行动,于是他意料之中的被惊恐逃窜的精灵们远远的落在了后面。
不过这正合了维鲁特的意思。
确定了前面的众精灵已经跑远了,维鲁特在一处树杈上停住,他转过身紧紧皱着眉头向在天空如猫捉老鼠般驱赶着精灵的黑龙呵斥到,
“赛科尔。你还想胡闹到什么时候?”
听到熟悉的语调黑龙不自觉的一顿,然后仿佛暴怒般的怒吼的一声飞快的向下落下,他一边下落着一边缩小着自己的形体直到最后化为一名年轻的男性准确的落在了维鲁特站立的树枝上压的树枝一颤弯腰揪住维鲁特的头发,
“我不管你为什么会这样说,但所有敢故意装作他家伙无论是谁本少都不会让他好过!”

【(大约是)乐叶】

绰号“繁花”的张佳乐正坐在边境一间破旧的

客栈里,他心中有愁,手中却无酒。
如果你下意识觉得这个绰号叫做“繁花”的人是个女人,那你一定会失望。如果你又觉得他会是个貌美如花的娘娘腔那你一定会更加的失望。
因为他是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模样虽稍显俊俏却眉角凌利的男人。“繁花”指的可不是他的样貌,而是他的杀人手法,在敌人眼前繁花的也不是美好的少女而是要命的火弹炸药。
从张佳乐十六岁时与他的同伴孙哲平建立百花帮后,他们就一步一步的走向了这个江湖的顶峰。直到如今他的人生似乎已经没有了什么缺陷,无论是金钱、名声、知己、美人似乎都已经是他的囊中物。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还年轻,他还有足够的时间去享受他轰轰烈烈的人生。
如此这样的一个人出现在这样的破旧边塞客栈中无疑是不合理的,可他确确实实的坐在这里而且还是快马加鞭了七天赶过来的。
张佳乐咽了口口水,一路赶来他应该已经很疲惫了,可他却像是没有感觉没有感觉似的只是专注的看着边上看似忙碌的店小二然后仿佛像是终于确定了什么似的开口喊到,
“小二,来一壶酒!”
张佳乐的声音有些沙哑,干渴的喉咙也在隐隐作痛。但那小二仿佛没听到一般还是在那专注的擦着他那擦了一柱香多的桌子。
于是张佳乐再次开口了:
“方大师。来一壶酒。”

【雪兔小段子】灵车漂移与坟头蹦迪

“让开让开让开!!都给本大爷让开!晚了火葬场关门难不成要本大爷把后面的那位'客人'接到自己家吗?!”
一脚油门基尔伯特面露狰狞的开着灵车冲了出去反正一路抄近道也没有摄像头,身后的车厢里传来伊万抱怨的声音,
“都是基尔非要在那等他们家人哭完才肯走啦,——慢点!它(棺材)跳来跳去我都要按不住了!啊啊啊烦死了!老家伙的手又出来了!”

基尔伯特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弯道,
“糟糕!!”
【牙白,难不成本大爷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吗?不!这难不倒本大爷。】
一瞬间基尔伯特想了很多——他们运送过的车祸尸体。于是在这千均一发之际(为了自己帅气的脸)基尔伯特忽然福至心灵,猛打方向盘,侧身,漂亮!他完成了一个十分的灵车漂移!

“哇啊啊啊!基尔我刚刚不小心把这死老头的手给折断了怎么办?!”

——————————————————————————

“阿尔弗雷德先生定会在天堂得到安眠,此致默哀。”
当最后一句话的话音落下几乎全场的人都低下了头,除了一个人。
无奈的拉了拉伊万基尔伯特想说不是你主动要求来的吗还非要拖上本大爷怎么,后悔了?,结果刚一扭头基尔伯特就见伊万眼眶里含着泪要掉不掉的,
【毕竟是那么多年的老对手忽然去世了还是会难过的啊……想不到这头熊还蛮有人情味的。】基尔伯特刚想抬手拍拍伊万的肩膀安慰一下伊万就见伊万举起了手托住一个音响半带着(因为太激动太开心的)哭腔开口,
“哦,对于阿尔弗雷德的去世我深表遗憾,对了我知道汉堡精在世时一向喜欢热闹所以特地带了个音响过来,让大家可以开开心心的去他的坟头蹦迪,当然如果让我在他坟顶踩两脚就更好了!”
主持:【……谁放他进来的?。】
主持刚想措辞委婉的拒绝这个要求就见一旁的树后闪现出了一个人影,
“嘿嘿嘿!告诉hero是谁把这头北极熊放进来的!没看到路口的熊不得入内吗!!”
看到阿尔弗雷德伊万一秒收住了眼泪露出一个狰狞的笑,
“美国佬你没死?!”
“当然!hero是不会死的!倒是你居然还没有被逮去做成熊肉大餐?,真是太让人遗憾了!”
基尔伯特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看着顺便离这两个人走远了一点,
【心疼北极熊本大爷真是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