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欣空

【给自己的生贺/双花】孤独症

ooc!ooc! 可以看作平行世界!!

本来早就有给自己写生贺的打算了,可是因为作业啊什么什么的就一直没能把原来那篇写出来,现在半夜起来给自己写一篇新的,希望可以在1.28前发出来吧,话说看着同一天过生日的份上就把这生贺分你四分之一吧。

___________



张佳乐的手戳在不倒翁的身上,让憨态可掬的不倒翁晃的更厉害了一点,明朗的天空被窗户和窗帘阻挡在外面,身边新买的蓝牙小音响默默的播放着一首日文的情歌,歌词里歌唱的那个虽然很爱你可是明天就要再见的故事让他更加想在这孤独的气氛中静静的坠落至谷底。
张佳乐喜欢孤独 ,不过到如今已经发展成'爱'了。
爱着因为独自一人而绝望的感觉,爱着无人可靠近的窒息。
因此拒绝了所有人的邀请安静的溺死在孤独之海的自己是不是很愚蠢?张佳乐微笑着如此问到。
不,反正靠近只是为了远离吧?。他微笑着想。
可怜的孩子,明明是孤独的囚犯。
却固执的认为自己是它的爱人。

______________

休息时靠着窗户和队员闲聊的张佳乐眼角无意识的向下扫了扫,忽的,他的眼睛瞄到了一个背影,有那么一瞬间张佳乐差点以为那个人就是孙哲平,可那怎么可能呢。
他现在在霸图。
如上文所说,靠近,是为了远离。他的好搭档,好爱人,离他远去。

____________

张佳乐仿佛一直在带着一种过度警惕的态度看待一切。
与孙哲平的爱情是他厌倦的产物,就像人厌倦了再用脚尖测试水温一般,张佳乐的反应比较极端——他整个人跳了下去。然后就被烫伤了。
孙哲平离开时张佳乐想说他不介意啊,张佳乐想说他只希望他留下来就好了,可他什么也没有说。重要的自尊心,该死的自尊心。自己的,对方的,都是相同的。

_____________

在离开百花后的那一年张佳乐经历了不知道几次明明一开始是坐在阳台沙发上可是到最后清醒过来时却是站在围栏边的事情。
然后有一天,张佳乐的不甘心终于如同绝望的孤寂铺天盖地的向他涌来。
张佳乐没有回百花。不是他不再信赖百花,只是,他等不及了。
他迫不及待结束这不甘心然后回到孤独的保护中。

____________

看到网络上的谩骂张佳乐其实一点也不在意,是啊,百花那些过往不过是曾经的哄小孩子的虚幻一梦,已经被他扔掉了。

这样的自己死去也不会有人在意吧。
会有无数的人为之而欢喜吧。
张佳乐笑着想到,
那样就真的太好了。

____________

一直到被诘问为什么要走时张佳乐的内心都是很平静的,只不过身体背叛了他的心做不出反应罢了。
然后孙哲平出现了,然后他问了他。
胡说,我明明什么都不在乎。张佳乐想要不顾一切的击毙对面的的那个曾经的伙伴。
可身体再一次背叛了他,不由自主的熟练配合起了孙哲平。
坏身体,坏孩子。好身体,坏孩子。
吧嗒吧嗒,有人的眼泪落了下来,羞羞!羞羞。

______________

张佳乐很平静的在网上得到孙哲平加入义斩的消息,然后在有人与他谈论起的时候合时宜的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真是的,孙哲平是谁啊。

他一点不在乎。

____________

季军。
张佳乐请假回了家,家中的客厅空荡荡,沙发桌子电视什么的因为太讨厌都收到了房间锁了起来,只有一副倒扣的玻璃照片框孤零零的挂在墙上。
张佳乐提前打了个地铺,打算晚上就睡在客厅里。
坐在阳台的沙发上张佳乐仰起头对着怪物的嘴巴,努力的想找到那一点食物的残渣然而最终却放弃了,他孤独的坐在栏杆上晃着脚。
“哗啦哗啦——!”
门口响起钥匙的开门声。
会是谁呢?
张佳乐面无表情的想到。
有点旧的小音响依旧唱着那首歌,

一旦明天到来
我就不得不与你说再见
眼看变成灰烬的
沉睡的街
独自一人 将它抛下
吐出话语
身体接触
即使这样 我也什么都说不出口
我爱你 vivi
我爱你 vivi
只有分别 才是我们的爱




_________--
感谢观看我的生贺,歌词有改动,是日文歌,叫vivi。

评论(9)

热度(9)